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ialingmot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肥妞种田记》最新章节。

卫小七从公子易那里逃脱后,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其实公子易倒也没做什么,只是稍微诱惑了她一下,不过对于卫小七这样地感情比较白痴的女人而言,这种诱惑已经足够她唏嘘半天了。

不过幸好卫小七的心脏超强,虽心情激荡,但回到自己房间照样能呼呼大睡,转过天来睡到日上三竿方起。

第二日,卫小七起床后,发现公子易已经出门了,顿时心花怒放。

这些时日以来,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李如方在三步外的距离上看着她。今天早上卫小七翻遍了整个院落也没瞧见李如方的那撮山羊胡,不由眉开眼笑,就连走路也比几日前轻快了不少。

卫小七琢磨着这李如方多半已经出门了,恐怕今日没功夫看着她,便蹑手蹑脚、偷偷摸摸地跑到李阳的屋里。

李阳正躺在床上,刚有大夫给他换过了药。见到卫小七进来,笑道:“你怎么来了,你那跟屁虫不在了吗?

跟屁虫?卫小七眼前顿时浮起李如方那一张瘦的没几两肉地老脸,头上安两个大须,还真有点像个大虫子。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这李阳有时候也是蛮有幽默感的。

“你的伤好点了吗?”卫小七走到床前查看着李阳的腿伤,虽看不出用的什么药,不过这大夫包扎的倒是很用

心,单看眼前这蝴蝶结就打的很漂亮,颇有些娘们味。

李阳望着腿上的蝴蝶结苦笑了一下,他很怀疑府里地那个白脸大夫把治伤的时间都花在了打结上。

“我这腿怕是要废了。”李阳摇摇头道。

“那怎么会,不是仅骨折而已嘛,哪里就能废了。”卫小七摸着他的伤腿道。

“那也得看他们给我用的什么药了,如果只是一般的伤药,治标不治本,这腿便好不了了。”李阳苦笑道。

“我去给你请个真正地大夫来。”卫小七说着就要往外走。

这个卫小七向来想一出做一出。李阳连忙叫住她,说道:“这里是晋阳王府,守卫森严,你怎能随意带人进来。”

“那就先去找点伤药来,没有李如方这个催命鬼跟着,进出王府问题倒是不大。”卫小七想了想道。

李阳知道凭卫小七的武功自保还是没问题地,只是自己这次连累了她,倒有些过意不去。他此刻也是无法可想,也觉只能如此了,便道:“你且小心一些,若有什么危险你先逃走,不要管我了。”

若真能扔下李阳不管,她早就走了,何必等到今日。卫小七知道李阳担心她的安全,便一脸豪气地笑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卫小七在,没什么事是办不成的。”说完,给了李阳一个安抚的笑容,便纵身出去,跃上了房顶,

卫小七躲躲藏藏的在晋阳王府里穿梭着,她惊奇的发现王府里武功高强的守卫似乎都不在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可明明昨天晚上还成群结队的在府里转悠呢,这一夜之间都跑哪里去了?

今日虽依旧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守卫森严,但没有真正高手的威胁,卫小七出入王府还是比较容易的。

躲过了一队哨兵的巡逻,卫小七翻墙出了王府。这一趟太过于顺利,还得卫小七都有些不可置信,咬了咬手指,感觉到疼了,才相信自己已经出来了。不由暗自后悔怎么没想到干脆把李阳给背出来。不过真背着李阳能不能这么顺利出来,卫小七就不敢保证了。

此时也不能再返回去背李阳,卫小七只能抓紧时间去找药,不然真等公子易回来,发现她偷偷跑了出来,估计不会轻易饶了她,也不知会不会像昨晚一样惩罚她。

想到昨晚公子易凑过来想要亲吻她时的场景,卫小七不由一身的恶寒,暗自嘟囔着,思毓也总在她身边晃着,每每有很亲热的表示,她都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怎么就没觉得有那么大反应,而公子易的举动,却让她感觉很不一样,不能说喜欢,也不能说讨厌,只是觉得有些别扭。

这种问题对她来讲过于复杂了,实在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专心致志的开始找药铺。

李阳还在府里翘首等着她呢,如果不能带大包的伤药回去,岂不是有损她云中宫门人的颜面。

卫小七在街上转悠了三圈,挑了个最大的药铺进去,把李阳的伤势情况跟坐堂的老大夫描述了一遍。

老大夫摸着胡须沉吟了一会儿道:“伤势倒不是很重,只是因何总不能好转,老夫倒是不得而知了,不如换些药试试吧。”

卫小七正有此意,便催促老大夫赶紧给抓药。老大夫写了药单,不到一刻,药铺的小伙计就把几副汤药,几瓶涂抹的伤药给抓好了,包了老大的一包,递到她面前道:“谢您惠顾,一共是纹银三两。”

这么点东西就要三两银子,简直就是明抢啊!卫小七皱着一张苦瓜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伸到怀里掏银子。

手伸到怀里,卫小七摸摸索索的掏了半天,见里面只有一张纸,打开来一看,是一张画着麻雀翅膀的印章图,很像她在思毓寝宫画的那些幅其中的一张。非常肯定这不会银票,而且怀里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不由尴尬了起来。

卫小七这才想起来,她其实根本就分文没有,她的钱基本上已经都交给师父盖云霞殿了,就算能剩下一点,也是放在她那宝贝包袱里。跟思毓从宫里出来看烟花时,她可不知道有能用到的时候,自然不会记得带几两碎银子放在身上。再然后她就被公子易绑来了这里,其间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摸到银子。

掏不出银子,人家药铺肯定不会白送,卫小七很是无奈,想了许久,一咬牙,一跺脚,抄起地上的一把椅子,大喝了一声:“我乃积雷山抢匪是也。今日到此打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都掏出了来。”

药铺的众人被她吓得一时之间竟都怔住了,都呆呆的望着卫小七,劫匪碰过不少,但拿椅子打劫的还从未见识过。卫小七此刻的行为也算是独树一帜,完全可以另立门户了。

刚才开药单的老大夫本来颤颤巍巍地站在她身边,被她的叫声一吓。立刻就昏了过去。

此刻,药铺中抓药的客人众多,人挤人,人撞人,有胆大的看着卫小七。一个大姑娘举着一把椅子大喊着要打劫,嘴里小声嘟囔着:“新鲜啊,这年头山大王都改穿女装了出来打劫了。”

卫小七抡起椅子扫了一圈,椅子腿擦过刚才那个多嘴多舌,嘲笑她的人。硬是给他碰了个鼻孔破裂,血哗哗立时就流了下了。

药铺里顿时一片骚动,大乱了起来。卫小七满脸歉意的看着那个被自己碰到的倒霉鬼,暗想,对不起啊老兄,我只是想示威一番,没看到你站在后面。

几个药铺地伙计冲了上来,卫小七抡着椅子打到了几个破不服气的伙计,又一拳一脚的撂倒了两个,便再也无人敢上前了。

卫小七一边催促着众人掏银子。一边跟在场的几人大谈积雷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听地众人面面相觑,纷纷猜测积雷山到底在什么地方。

只是天知道积雷山在哪里,连卫小七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知道了。

见众人都表情诧异。她又开始宣讲她是多么危险的一个人物,并紧皱着鼻子。做着鬼脸以增强自己的威严。

只是她做鬼脸的水平委实不高,看得众人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嘴角抽搐的强忍着,一时之间神情都变得异常怪异。

等卫小七抢了十几两银子和一大包药,从药铺里出来地时候。

听到药铺掌柜大喊了一声:“来人啊!抓积雷山的女魔头啊。”女魔头都叫出来了,可见卫小七的宣传还是起了很大地效果。

虽然抢劫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一事情,但卫小七也并不想抢这些普通老百姓,若被师父知道她欺负弱小,多半会剥了她的皮,做**皮鼓以警示宫中弟子。

(以上纯属卫小七的猜测,并无实际依据。)

今日万般无奈之下,做了这样的事也觉得很是内疚,不过听了掌柜的喊声之后,心里倒感觉平稳了许多,既然她都是女魔头了,只拿他们十几两银子也实在算不得什么了。

哼了一声,卫小七纵身逃走,打算回去向李阳炫耀一下她自己单人没骑,而做成的第一票买卖。

卫小七施展轻功,沿着原路返回,当她回到来时的那一片回廊地时侯,远远的看到一个人站在廊口处,倒背着手,眼望着天,似在沉思,只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卫小七又向前蹭了几步,清清楚楚的看到这男子身穿一件黄色袍衫,大约四十来岁的年纪,长的倒是颇为英俊,想必年轻时也是一个帅哥。

长得帅也不能站地不是个地方啊,卫小七蹲在一个大花盆旁边,探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方位,发现这回廊是回公子易地院落的唯一道路,可这男子站在这儿到底让她怎么回去啊!

瞧瞧周围,除了他之外,似没有别的人,便心生一计,从地上抓起一大把黄土,唰的对着那男子的眼睛扬了过去,趁男子迷了眼睛,睁不开的时候,疾步上前,从他身边迅速穿过,果然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

看着男子依然丝毫不觉的揉着眼睛,卫小七很是得意,暗想自己真是越来越聪明了,真该让那些骂自己白痴的人好好看看,自己现在变得多么的不同。

当她躲躲闪闪的返回公子易院落的时候,万幸那只狐狸还没回来,便又跑到李阳的房间里。本来公子易走的时候吩咐梅林和梅树二人盯着她好好干活,不过卫小七嫌她们里八嗦的太烦人,早上一起来,便把她们点倒在一旁睡觉了。此刻两人依然昏睡着,别人没有公子易的准许绝不会来这里,所以一时之间这个小院落就成了她一个人的天下。

卫小七进了李阳屋里,把今日的收获摊在了床上一样样的给李阳看,又绘声绘色的把今日如何的大显神威大谈了一遍。

李阳见她一脸得意的样子,有些好笑,他怎么不知道做贼也成了件骄傲的事,说道:“小七,你莫非是做贼做上了瘾了吗?”

卫小七挠挠头,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不是做贼,这次是明抢,可与做贼不同的,而且要跑步的话咱们没钱可怎么行。”

第一时间更新《肥妞种田记》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沧泱尘

苏晴儿

诸天从拜师九叔开始

悠然的燃

雪中即景250字左右

南山云

我是明末搬运工

竹官青

重生九零全能狂妻

容绯

带着农场闯古代

太行山脉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