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ialingmot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欢喜甜园之农门福女种田忙》最新章节。

更可怕的是,拿东西齐布琛仿佛已经用了两个多月,怕是无力回天了!

雍正眼中的恐惧瞬间爆发,他声音颤抖地将太医都赶了出去,将昏迷的齐布琛紧紧地抱在怀里。

没过几日,皇后宫中被查出贴着皇四子弘昭和瑾端贵妃佟佳氏生辰的巫蛊娃娃。皇后利用无辜打压了乌雅氏,最后自己却也毁在了巫蛊手中。

瓜尔佳氏,成了大清朝有史以来的第二个废后。

雍正六年九月,康熙应佟佳氏请求,亲自做主,挑了个日子尽早让四阿哥弘昭成亲。

十月,齐布琛的时日已经无多了。她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但容貌却是越发美地惊心动魄,仿佛她最后的生命已经要燃烧干净了。

万方安和中静得可怕。

太医顶着皇上和几位阿哥格格恐怖的脸色,战战兢兢地摇了摇头。瞬间,四阿哥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痛苦地坐在了齐布琛的床边。

而布耶楚克、萨伊坎和七岁的弘晞,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弘昭红着眼眶将两个妹妹搂在怀里,而弘旷则抱着大哭的弘晞,无声地流泪。

齐布琛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却仍旧努力展开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皇……皇上,扶……臣妾起来,好吗?”

四阿哥浑身僵硬,强忍着即将爆发的痛楚,眼中全是沉痛的光芒。他点点头将齐布琛扶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齐布琛咳了起来,声音一声比一声大,仿佛又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似地。弘昭和弟弟妹妹忙手忙脚乱地上前,想要帮她抚抚背,可皇上红着眼眶,一手死死地抱着她,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一手帮她抚着背,弘昭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

齐布琛咳得满脸通红,眼角不自觉地出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她在四阿哥怀里喘了好一会儿气,才虚弱地弯了弯嘴角:“四爷,你的身体……真僵硬……”

那一句“四爷”,让他心中脆弱的防护墙瞬间崩塌,所有的痛楚,恐惧,恨,如潮水猛兽般汹涌而出,吞噬了他的整个身体。

四爷……四爷,刚开始时,多少美好?四爷,四爷,她已经有多久,没有那么叫他了?

一滴泪不受控制地从他眼中掉落,落在她肩膀上,然后立刻在她白色的里衣上晕开。

齐布琛突然觉得,那个地方,灼热地发疼。

她转头,慈爱地看向她的孩子们:“可惜,不能看到……我的宝宝,贝贝,安哥儿,睿哥儿成亲了……真是,好遗憾……”

“额娘!”弘晞听着她语气中的悲怆,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正在他整个陷入恐惧和悲痛时,一双温柔的手抚上了他的脸,帮他擦去了泪水。

随即,一声长长的叹息在他耳边响起:“额

娘的睿哥儿……”

弘昭擦去眼中的泪水,跪在齐布琛跟前,坚定道:“额娘,儿子拼尽全力,也会照顾好弟弟妹妹。额娘,您还没看着弟弟妹妹们成亲,还没抱抱您的孙子,您一定要好起来。”

齐布琛眼中溢出了泪水:“旭哥儿,是额娘……对不起你……”

“额娘!”

“额娘!女儿会听四哥话的!”

“额娘!女儿会好好的……”

“额娘……”

“额娘……呜呜……额娘……”

齐布琛靠在四阿哥怀里,闭上了眼睛:“好了,你们都先出去吧。”

弘昭强忍着将要落下的泪珠,狠了狠心,将几个跪在额娘面前不肯离开的弟弟妹妹强行拉了出去:“走吧……给额娘和阿玛一点时间……”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走的干干净净。四阿哥抱着齐布琛,悲怆席卷全身,压得他说不出一句话。

“四爷,”齐布琛挣扎着转头看他,眼中平静地可怕,“看在我……我尽心伺候,伺候了您这么多年的份上,答应我几件事儿,好不好?”

四阿哥握住她的指尖,放在唇边吻了吻,才点了点头。

“四爷,别把我葬在皇陵……”

四阿哥顿时双目怒睁,眼里满是被伤害的伤痛。他喉咙发紧,几乎发不出一个音节。良久,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难问道:“你,你不想……不想,和我……和我葬在一起?”

齐布琛看向窗外,目光悠长而深远。

“我希望,下一世,我们永远不要再见面,永远,不要再纠缠在一起。”

四阿哥的心跳瞬间停止,握着她的手慢慢滑下。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时间仿佛也被凝固了。他双目无神地看着她,似乎没有挺清楚她的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齐布琛却没有看他一眼,仍旧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缓缓道:

“我希望下一世,能找一个简简单单的丈夫。”

“他只爱我一个。”

“只有我一个妻子。”

“他没有那么沉重的责任。”

“没有那么多的无奈。”

“没有那么多的妥协。”

“他会陪着我做一切我想做的事。”

“护着我却又给我一片自由翱翔的天空。”

第一时间更新《欢喜甜园之农门福女种田忙》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好无聊日文翻译

夜半三间

畏葸不前什么意思

绝望的求生者

卤江南加盟费多少加盟官网

两只白鹤

独爱俏佳人

庸俗人生

无助搞笑图片卡通

叫我旁白

快穿之凤鸢

老川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