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ialingmot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万域独尊》最新章节。

随着胯下的牦马兽被巨力震的“咯噔噔”退后,疤脸汉与嘟嘟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才看清那黑熊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车轮巨斧,通体黑漆漆一片,只有开刃的斧沿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寒光,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怪不得一家伙就把自己的家伙震飞了,这斧头也太大了,得多少斤啊?

一帮气势汹汹的马匪也全看愣了,瞠目结舌的望着那把特大号的开山斧发呆,一个个脊梁骨从下往上的冒着丝丝寒气。

喘着粗气的牦马兽驮着刀疤脸退后,嘟嘟跟啦啦也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大眼瞪小眼的愣住了,瞄向刀疤脸的眼神也一阵暖一阵寒的,哥俩边盯着刀疤脸瞧边扛着斧头嘀咕: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头儿的名字叫卜要脸,莫非认识?

“就凭这个!”

当先马车上坐着的胖土人看到嘟嘟啦啦这俩笨熊乱嘀咕,就知道哥俩又开始不着边际的“举一反三”了,自从嘟嘟被执法队关在小黑屋里打了个皮开肉绽,出来后一直善于总结“不该说得不说,不该问得不问”这条保密经验,忍不住解开了身旁的长布包,大吼一声,随手抖出了一样东西。

马匪们被胖子这忽然吼出来的一嗓子给惊了起来,忍不住朝发声处看去,一杆黑色的大旗忽然映入众人眼帘,立马就是一阵阵抽气声。

更有两个胆小的土人似乎受不了刺激,望着被狂风吹的猎猎作响的黑旗,随着旗面上血红色的狰狞狼头忽隐忽现,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惨叫:“妈呀,血狼旗!”

说罢浑身一哆嗦,眼珠上翻,“咕咚”一声从牦马兽上倒栽了下去,躺在地上没动静了。

“血狼旗,千人泣,狼旗一出,人哭鬼避!”

众匪见血狼旗现身,一个个面如死灰,手中兵刃“当啷啷”掉了一地,仿佛丢了魂似的从牦马兽背上垂头丧气的爬下,就像一群等待判决的钦犯,老老实实的站在飘舞的血狼旗下,麻木的等待着将要面临的惩罚。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还是一群可能要面临死亡的贼匪,按道理说这帮整天刀头舔血的土匪应该誓死一搏,就算不敌也应该选择逃跑,可却没有一人升起逃走的想法或欲望,甚至没人敢在血狼旗下心存侥幸。

因为这些土匪明白,如果他们算是劫道的,这杆血狼旗幕后的那帮凶人简直就是劫道的祖宗,如果他们也算是杀过人,手中沾过血的,那么这杆血狼旗幕后的那帮冷血凶残的邪人简直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畜生。

这杆血狼旗后的那帮邪乎的主,已经不能用手上血迹斑斑来形容,或许只能用杀人为乐这个词,那些人已经杀人杀出了乐趣,仿佛就是为了杀戮而生存,已经把折磨人的手法上升到了某种艺术的高度。

死不可怕,大不了一了百了,可怕的是落到这帮变态的手里,没有几个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这帮人还特喜欢搞株连,往往一人遭罪,全家跟着神经。

很少人能够了解这帮凶邪的大本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前些年活着进去还能完整出来的那些“高人”,已经渐渐成了英雄与传说的化身,往往在里面受到的凄惨折磨,出来后也成了四处炫耀的雄厚资本,毕竟这两年来,已经再没有人能活着从那处叫做“黑巢”的地方走出来。

之所以这些马匪全部乖乖的放下兵刃,不敢心存侥幸的立即逃走,都是源自黑巢三旗二令下那些血淋淋的教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七年又三个月前,镇熊军统领嚣扈点甲兵六千余,骑千五,共八千带甲进剿熊族森林中盘踞的巨寇乱匪,十日之间灰飞烟灭,全军溃散,无一骑生还,只余三千带甲狼狈逃回,“黑巢”之名首次被人得知。

次年,不甘心失败的嚣扈纠集相近的镇蜥,镇蝎两镇大营各一部,与镇熊大营强征农夫与监牢在押囚犯重整的残兵,组成共两万人大军,嚣扈自领三千精骑从熊族森林北部林木稀疏带绕道迂回,分两路再次进攻黑巢。

此次战役前后历时不过短短二十余天,先是三千骑兵中伏,陷入梅花落马阵,半日之间全军覆没,嚣扈被当场斩杀,欲擒故纵的一万七千余步军,长驱直入至黑巢外围方才遇阻,被督明用上屋抽梯之计断掉后路,粮草耗尽退兵之时被层层堵截绞杀,斩将二十八,夺军旗三面,六战六捷,五百里林道尸横处处,大部被俘虏,生还仅为六人。

其间镇蜥大营被烧,巨蝎族趁机暴动,镇熊大营沦为一片废墟。

此战,黑巢军师督明二次进入魔界各势力视野,其独创的梅花落马阵此战后传扬天下,魔族利用牦马兽的高速骑兵冲击战法被遏制,蜥人族、八爪族、人蛇族、鳞蛇族等这些历年来被魔族骑兵压制的种族开始蠢蠢欲动

六年又四个月前,北遥郡,貌山郡,东海郡三郡六十七镇屯先后怪事频发,三郡内无数有名望的商贾巨富连连失踪,两月之内多少有些资财的人家无不恐慌,中小户人心惶惶,大户争相外出避祸,两月后的一天,三郡郡府与屯镇乡间,一日之间贴满“赎人排行榜”,或钱财,或矿产,或米粮,或物资,或贱奴,分别依照身家多少标明赎人的“肉价命格”一一标出,逾期不交割赎人,后果自负,署名“黑巢战勤处”。

三郡舆论为之大哗,官府大怒,苦主大哭,商贾大恐,贫民大笑,漏网之鱼幸灾乐祸,无数钱粮矿产物资,通过此次魔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绑票案,源源不断的流入黑巢,经历此劫后损失惨重的奸商地主们一方面纷纷招揽好手加强自身安全,另一方面开始更加疯狂的压榨异族跟贫民,仇恨的种子开始发芽,各行业之间竞争与土地兼并加剧,杀人越货变得平常。

其后一年间,魔族有十几座城池先后奉命剿灭黑巢,前几次出兵的兵力介乎三千到一万五之间,最高不过三万人,参与的种族达到十六个,或是胁迫,或是裹挟,或是以利相邀,因为最初的几次进剿都以毁灭性的结局首尾,出兵城池的实力为之大减,故此越到后来越是应付居多,更是连战连败,进剿黑巢慢慢成了魔族各势力间借刀杀人跟排除异己的终南捷径。

渐渐的,奉命带兵前往黑巢“剿匪”被魔族各势力的将领们视作死亡之旅,视黑巢如蛇蝎,无不谈之色变。

五年又六个月前,离黑巢最近的十七处魔族城池联合发布封锁令,强制命令下辖的六郡商人不得与黑巢发生任何往来,货物不得进出,并且依照山川河流的走向,道路的延伸,围绕熊族森林外围遍设哨卡,企图完全隔离熊族森林,封锁黑巢,使其无粮自溃。

为了打破封锁,黑巢第三号人物赫日发布反绞杀令,三千血狼军化整为零,以五至十二人一队的方式倾巢而出,或暗杀,或破袭,或投毒,或绑架,三十日之间拔除哨卡一百六十四处,三个魔族的城主被暗杀,参与封锁抵制黑巢的大小商会会主仅被灭门的就高达十七人,因派驻各条要道哨卡而被袭杀的魔族兵将更是难以计数。

在这期间,血狼军每袭击一处,必挂血狼旗,无论哨卡还是商会,凡是门前出现血狼旗,必须于一日之间拆除哨卡,路障,辕门,商会必须于三日间解散,否则时日一到,鸡犬不留。

第一时间更新《万域独尊》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快穿之渣女不渣

凉风嬉

我能听见法宝说话

漂浮物

最强终极兵王

梦未眠

掌天弑神

随心飞舞

我每天都在破坏异界日常

蓝曼纾

与谁同搏

肥猫痴瘦鱼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