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1年重启汽车下乡 乡镇市场能否提振新能源车市?


去年的新能源补贴退坡叠加今年疫情带来的影响,新能源车市场迎来消费结构的变革。根据中汽协数据,截至今年6月,新能源汽车已经历销量同比12连降。如何提振新能源车市?近几年,成功孕育出拼多多、快手等一批互联网新贵的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吸引了越来越多车企的目光。

7月15日,工信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紧接着,7月24日,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在青岛启动,新能源汽车进乡镇对战燃油车、三蹦子和老头乐的大幕正徐徐拉开。

20多家自主新能源车企参与

随着本次新能源车下乡活动启动,11年后,汽车下乡政策在中国重启,只是这次的主角从燃油车变为新能源车。

时光倒回11年前,上一轮的汽车下乡政策助推更多燃油车开进田间地头,可谓成果显著。历史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首推汽车下乡活动,当年汽车销量增至1364.48万辆,同比增长46.15%。

然而与上一轮汽车下乡政策相比,这次的政府补贴力度则小了许多,更多是政府搭台、企业让利。截至目前,活动吸引包括北汽新能源、长城汽车、比亚迪、五菱、长安等20多家自主新能源车企、40多款车型参与。记者从中汽协获悉,多家车企已制定相关优惠政策,优惠幅度从2000元到8000元不等。

根据三部门联合发布的通知,本次新能源车下乡活动将从7月一直持续至年底,活动期间,除在山东青岛安排1场启动活动外,将在海南海口、云南昆明、四川成都、山西太原开展4场专场活动,同时还将开展一系列企业活动。

在首场启动活动中,北汽新能源作为参与车企代表受邀出席,并为首批车主交付车钥匙。随着下乡活动启动,当地的北汽经销商已针对EC3车型推出了价格直降5000元、质保延长至终身等优惠政策,吸引低线城市和乡镇消费者购车。

2万元“神车”下乡对战“老头乐”

在这次的下乡车名单里,刚刚在成都车展上正式上市的五菱旗下宏光MINI EV以2.88万元的起售价,成为备受大众关注的“神车”。市场普遍认为,这一击穿底价的起售价,将对霸占田间地头多年的“三蹦子”“老头乐”等形成直接冲击。

“以两三万元的价格购买一辆纯电动汽车,这价格的确挺让人心动。”宏光MINI EV刚刚发布预售消息时,就吸引了山东聊城人邱先生的注意。“家里过去有辆‘老头乐’,开了好几年了,正打算换一辆。我寻思着换这车挺划算的。”邱先生说。

邱先生关注的这款宏光MINI EV在上周举办的成都车展上曝光了更多细节。作为一款微型电动车,小车的主、副驾驶位空间相对宽敞,后排座位稍显拥挤,更适合孩子乘坐,车尾没有设置后备厢。这款电动车的续航里程为120公里至170公里,尽管里程较短,但在邱先生看来:“往返村里至县城,这样的续航里程基本就够了。而且农村有院落安装充电设施,充电比较方便。”

除了宏光MINI EV,记者注意到,此次参与新能源汽车下乡的车型还包括北汽新能源EC3、长城欧拉R1、奇瑞EQ、比亚迪元、哪吒N01等,基本均为微型和小型车,价格在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

对此,北汽营销公司产品与商业模式创新中心市场研究部部长赵新智表示,目前农村低速电动车售价在5000元到2万元之间,三轮车、摩托车的价格更低,电动汽车想对这部分市场进行升级,就不能过高超出农村家庭的购买力,因此车企普遍拿出了相对经济实惠的车型。

推广仍有赖配套政策支持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汽车产业受到巨大冲击。近几个月,尽管车市逐步回暖,但新能源车市整体回暖速度低于燃油车,延续了去年补贴退坡后的不振态势。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8.56万辆,同比下降34.9%。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表明我国的新能源汽车目前仍受补贴影响较大,若补贴退坡或取消,尚无法与燃油车形成竞争。

一方面是新能源车市整体不振,另一方面,国产特斯拉的强势入局进一步挤压了国内新能源车中高端市场。因此,不少自主品牌车企开始推出微型、小型电动车,将目光转至低线城市和乡镇市场。“这次疫情催生的购车需求和消费支出收紧,将可能会在汽车市场带来消费结构的变革。”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分析,微型电动车可能会成为当下推动汽车下乡再落地的推手。正是在这样的行业共识下,此次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应运而生。

然而,好政策仍要有好落地。相比曾经的汽车下乡政策,此次活动没有统一的政府补贴,更多依靠企业让利或地方补贴。一位业内经销商坦言:“新能源汽车在没有限购的低线城市和农村市场上,相比燃油车、低速电动车或摩托车,成本和价格上不具有优势,能否成功下乡,还有赖地方配套政策、金融机构、充电设施下乡等多方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