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ialingmot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龙途》最新章节。

卫小七正愁怎么见思毓呢,一听高兴极了,连忙在后面跟上。

御书房里思毓正在正襟危坐的想着事情,见卫小七进来连忙站起来,跑过去,一把抱住小七。手劲很大,勒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但卫小七并没有掰开他,反手回抱过他的肩,说道:“心里难受吗?想哭就哭出来吧。”

思毓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谁说我想哭,我是高兴的,只要你还在,就什么都好。”说完拉卫小七在龙书案前坐下,两只手环着她的腰,头*在她的腿上。

龙椅都是很宽大的,坐着两个人也不觉得挤,卫小七向来没脑子惯了,也不觉得龙椅不应该是她能坐的,一副很坦然的样子。

“小七,你今天在朝堂上怎么睡着了?”思毓忽然问道。

“啊,你看到了。”卫小七有些不好意思。

“你一进大殿,我就看到了,那鬼祟的样子看着就好笑。”思毓一边说,一边笑得很开心。

卫小七很奇怪,他这是怎么了,自己的亲娘死了,还能笑得这么高兴。不过她可不敢问出来。

“你瞧见我睡着了,怎么没叫醒我。”卫小七很疑惑。

“叫醒你,你还能有命在吗?”敢在朝堂睡觉可是藐视皇权,杀头的重罪。

“那别人看见了吗?”卫小七赶紧问,她还是很怕死的。

“别人看没看见我不知道,不过你放心吧,今天朝堂之上大乱了一场,没人有工夫管你。”思毓笑着说完,又接着道:“本来今天是想叫你做个证人,后来想想还是不要把你牵扯进来。”

卫小七哦了一声,也没问是什么事,她也不想问,到现在发生的事已经让她有点承受不住了,经历昨天的惨象,这将会是她一生的纠结。

思毓又把她抱紧了些,低声说道:“你在我身边真好,你记着一定不要离开我。”

这个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要经历这么多,卫小七觉得有些心酸,忙道:“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我会永远保护思毓的。”

思毓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又把她抱紧了些,象一只没人要的小犬,紧紧抓住唯一的温暖。

此时的卫小七并不知道以后她要为这句话付出多大的代价,这时的她只是想,不管思毓做过什么他都是为了生存,不管昨天自己做过什么都是要他好好活着。只要思毓活着,昨天的牺牲也就值得了。

其实昨天夜里,卫小七在灼阳门拼命的时候,太后宫里正上演着一幕逼宫的老套戏码。母子两个若是撕破脸,也能行同仇人,更何况他们不是亲母子,还有着杀母之仇。素锦太后渐渐觉得小皇帝越来越不听话,有了废黜重立的心思。思毓可不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更何况与太后有杀母之仇。

当年就是这位现在的太后当时的皇后陷害自己的母妃,还派人追杀自己。那时父皇病重,无暇管这些事,被素锦威逼立自己的儿子思桓为太子。可那位太子体弱多病,立嗣不到一年就病逝了。老皇帝的病支持了两年临驾崩之时,立下遗诏立陈思毓为太子,继承大统。当时思毓还只十岁,素锦见他年纪小以为好哄骗,便也同意了。这是后来

思毓离开卫小七的原因。

老太后的心思思毓早洞察了,她是想从宗族找一个听话的,重新立做傀儡皇帝,初步定了公子然。不过公子然性格顽劣并不喜欢做皇帝。

原定于晚上逼宫,太后和李相花重金收买了很多武林高手,让他们深夜杀进皇宫,刺死思毓,好对外宣称,皇上被刺客所杀。

只是思毓精于算计早就让卫小七拿到兵权,守住灼阳门。与此同时左东明四处布置,斩了太后的众多心腹,最终在太后殿内逼太后饮下毒酒。太后死后,对外宣称是抱病而亡。

第二日,李相知道事情败漏,称病不敢上朝。朝堂之上早就有一些亲皇派开始弹劾李相,网罗了罪名四十八条,每一条都够李世成死一次的。

但李相多年经营,在朝中势力极大,他若死了,一方面朝局不好控制,恐其门人生事。另一方面武成王将一枝独大。因此权衡在三,思毓下旨李世成辞去丞相之职,准其告老还乡,其长子李继免除绿水营统领之职,任命左东明为绿水营统领。

如此一来,一场大风波算是暂时平息了。但这些卫小七都不知道,她向来不爱打听事,虽是其中起了关键作用的人,但到现在也并不知事情的内幕。

从皇宫里出来,卫小七想赶紧找个地方把现在这身官服换下来。临出宫前思毓看着她道:“小七,回去记得把衣服还给左东明,他那人好记仇。”

卫小七一听,有几分尴尬,原来思毓早就瞧出来这衣服是她偷的了。心说,看来坏事真是不能做啊。

刚换完衣服,卫小七目前最不想见的人就进来了。边走边摇着扇子,脸上嘴角眼睛里都不停的笑着,说道:“七七啊,多日未见,本公子对你很是想念啊。”

来人正是公子易,身后还跟着一脸沉默的卢子玉。

卫小七干笑几声连忙道:“多日不见两位公子,小七也很是挂念啊。”

“是吗?”公子易瞅着卫小七,脸凑的很近,故意吐了一口气在卫小七的脸上。

“是啊,是啊。”又干笑两声。

“那我的小强呢?”公子易忽然正经无比的问道。

一语正戳到卫小七的要害,小强早跑了,上哪里给他找去啊。喏喏了半天,卫小七才答道:“小强跑了?”

“它为什么跑的?跑哪去了呢?”公子易笑得似乎有些奸诈。

这两个问题,卫小七一个也答不出来,只好一咬牙道:“反正小强是没了,大不了我陪你。”

“这只鹰是波斯国送给父王的,我也不朝你多要,就赔五千两吧。”公子易此时很象只狐狸。

五千两,卫小七倒吸口凉气,急中生智,想起一事,赶紧道:“你上次还欠我一千二百两呢。”

公子易知道她说的是那笔保镖费,很大方的说道:“好吧,刨出这些还有三千八百两。”

卫小七听后,心里郁闷已极,那垂头丧气的样子令公子易和卢子玉一阵忍笑。

卫小七此时很是心灰意冷,很想非常强硬的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可是她不敢啊,所以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公子易。

公子易似乎很不为所动,依然笑着说道:“两条路给你选,一是立刻赔钱,二是给我做一年的奴才,你选一个吧。”

“我选三行不行。”听声音卫小七都快哭了。

“可以啊,现在就杀了你,给小强抵命。”

卫小七啊了一声,衡量了半天,终于还是舍不得银子,垂头丧气的说:“当半年奴才行不行啊。”

“不行。”

“那七个月?”对方沉默中。

“八个月?”不答。

“十个月行不行,真的不能再多了。”

“好吧,算你十个月吧。”公子易此时仿佛给了她极大便宜般,一脸的痛惜。多年之后,卫小七才知道公子易不是象狐狸,而根本就是只狐狸。

卢子玉忽然插嘴道:“你们别在这矫情没完,今天卓敬高中探花,我们还要赶去道喜呢。”

卫小七心里郁闷已极,勉强咧嘴笑道:“好,一定去,不用带什么贺礼了吧?”这会儿最心疼的是银子。

卢子玉看着她,有些好笑,忙说:“你就不用了,就算和我合送一份吧。”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卫小七顿时喜笑颜开。

第一时间更新《龙途》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繁盛活跃的拼音

贫僧戒色

农女不简单帝君宠上天

玄风斗士

天荒元尊

卿言月

嫡女千金

乔肖

重生怦然心动

喜翘翘

陛下,君臣有别啊

皇甫珊妮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